福建快三昨天走势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廣西社會科學院2019年度公開招聘工作人員公告 ·關于對2018年度社會科學研究系列中級職稱評審結果 ·關于對2018年度高級職稱評審結果進行二次公示的公 今天是

學人觀點

  • 【觀點】王建平:【第29屆中國戲劇梅花獎】一枝開二梅 舞臺呈精彩——評哈丹在壯劇《牽云崖》中的表演

    來源:《當代廣西》2019年第8期  發表時間:2019-04-18 19:31:03  

    111111.jpg《牽云崖》節目單。作者供圖

    222222.jpg

    《牽云崖》劇照。廣西戲劇院供圖

     

    編者按:中國戲劇梅花獎(簡稱梅花獎)是中國戲劇表演藝術最高獎,每兩年舉辦一屆,旨在表彰在表演藝術上取得突出成就的中青年戲劇演員。第29屆梅花獎現場競演(終評)4月13日至26日在南寧舉辦,廣西戲劇院一級演員哈丹作為廣西唯一進入終評的演員,以壯劇《牽云崖》作為參評劇目,將于4月20日在南寧劇場參評競演,沖刺梅花獎。

    《牽云崖》作為2019年“壯族三月三·八桂嘉年華”系列活動的重頭戲,在南寧劇場進行惠民演出,成為廣西戲曲藝術家為各族人民奉獻的一份節日厚禮。這部新編傳奇壯劇主角哈丹,以高超的演技成功地塑造了兩位性格與思想截然不同的藝術形象——雙胞胎姐妹俏來和達蓮,在相同之中表現出迥異魅力,正可謂一枝開二梅,舞臺呈精彩。

    《牽云崖》講述了性格不同的孿生姐妹對待蛇郎的情感故事。姐姐俏來瞧不起蛇郎,妹妹達蓮卻對蛇郎情有獨鐘。在牽云崖上,俏來一念之差,使達蓮墜落深崖,自己冒充達蓮來到蛇家后,深陷自責與悔恨。而大難不死的達蓮發現被姐姐替代,悲憤不已,進退兩難。此時,蛇郎也逐漸辨明真偽。最后,俏來以死彌補過錯,完成良知復歸和自我救贖。

    這部劇的故事雖然不復雜,但表演起來卻不容易。演員要借助深厚的藝術功底,通過“唱”“做”“念”“打”等表演程式,綜合性地塑造個性鮮明的形象,表現人物的心理、情感以及戲劇場景。廣西戲劇院一級演員哈丹將戲曲表演程式融會貫通,出神入化,實現了創作升華,為中國戲曲人物畫廊貢獻了兩位壯族姑娘形象。

    她表演的精彩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

    一是同而不同,彰顯形象個性。

    戲曲創作的關鍵在于塑造人物形象,凸顯獨特個性。一位演員能夠成功塑造一個藝術形象已經十分難得,而哈丹在《牽云崖》中一人飾演姐妹兩個形象,做到了性格鮮明、生動感人,顯示出高人一籌的表演道力。她通過表情、眼神、動作以及唱腔與道白,使俏來和達蓮這對雙胞胎姐妹形雖似而神不同。

    達蓮以飛針走線織繡球出場,顯示出壯族農家女孩的心靈手巧。她笑靨如花,甜美怡人;眼神單純明亮,天真凈朗;動作以及舞姿歡快輕盈,活潑舒展,尤其是拉著阿媽雙手搖晃撒嬌的體態細節,透露出她的小妹身份。而俏來的亮相則是冷漠高傲,“眉飛傲氣眼含霜”,步伐穩重,體態矜持;用審視目光打量前來相親的蛇郎,并且多次打斷蛇郎的講話。俏來和達蓮經過哈丹的傳神表演,雖然長相一樣,但一動一靜的氣質與性格截然相反。哈丹在表演姐妹倆向蛇郎敬茶時,俏來是漫不經心地一手遞去茶杯,說出一句“懂咩”的教訓之詞,盡顯凌人傲氣;達蓮則雙手捧杯,連敬兩次,態度真誠,謙和恭敬。在心靈窗戶眼睛里,俏來是“欲念太重”“傲氣多多”,達蓮是“一片純凈”“寵辱不驚”。哈丹準確地把握住姐妹倆的性格特征,通過一顰一笑,一舉一動,以及兩樣的眼神,使得俏來和達蓮的神采與性情得以彰顯,形成鮮明對比。

    不僅如此,哈丹還能夠瞬間變臉,轉換角色,過渡自然,無痕無跡。演員表演講究入戲,化為角色,方能達到演得“像”與“活”的境界。若是同時演兩個角色,演員就面臨著入戲—出戲—再入戲的角色轉換的高強難度。對此,哈丹均能做到自如轉換。例如第六場,哈丹唱到“我是個俏來阿姐”時,其神態與動作造型立顯冷漠高傲,而下一句唱到“我還是妹妹達蓮”時,又頓時變得活潑可愛。這前后兩個角色瞬間轉變,演繹得自然而然,如行云流水,天衣無縫。

    二是細膩真切,表現人物內心。

    對于俏來和達蓮的感情嬗變與心理活動,哈丹熟練地運用壯劇程式,綜合地加以表現。戲劇大師歐陽予倩說:“唱詞和道白是精煉的藝術語言,不貴在長篇大套,而貴在能傳達弦外之音、言外之意。”他所說的“弦外之音、言外之意”在《牽云崖》中就是人物心理與情感的內涵。哈丹通過唱與說快慢節奏的準確把控和聲音抑揚頓挫的巧妙處理,細膩而真切地將俏來和達蓮復雜而微妙的心理活動與情感變化的流程表現出來,使得整臺演出的戲劇情景與情緒,乃至氣場,都呈現出流動狀態和扣人心弦的效果,極大地增加了表演看點和戲劇趣味。

    在演唱上,哈丹根據角色性格特征對唱腔做了不同演繹。俏來的唱腔低沉,冷硬較多,富于情緒變化,前半部流露怨氣,后半部飽含悔恨與自責。例如,她唱到“為何相親專挑破衣裳”,把重音放在“衣裳”上,在變音中傳遞出對蛇郎的埋怨。而達蓮的歌聲較細,唱腔圓潤,輕柔甜美,流露出真情與善良。在道白上,哈丹通過節奏與聲調的藝術處理來反映人物心理變化的過程。例如第一場,達蓮說蛇郎“舍己救人美名傳”時,前快后慢,尤其是“美名傳”,一字一頓,音調上揚,充滿了對蛇郎的贊揚與敬佩,并且輔以含羞轉身,把傾慕愛戀蛇郎的感情表露無遺。而第二場俏來說“蛇郎啊,你這個冤家,活活把我氣死了”這句臺詞,被哈丹處理得快慢有度,抑揚頓挫。“你這個冤家”中盡含怨恨之心,而“氣死了”這三個字,雖然也是一字一頓,但音調下垂,傳遞出氣憤之意。這些唱與說的內涵與韻味,經過哈丹拿捏準確、巧妙自然的表演,清楚地傳達給觀眾,從而激起他們的觀賞興趣。

    在動作上,哈丹充分地運用壯劇“打”的程式語言,酣暢淋漓地演出了人物性格、內心矛盾,以及特定的戲劇場景。在第三場里,哈丹借助肢體語言,輔以獨白與唱詞,細致地表現了牽云崖的艱險,以及俏來對妹妹的嫉妒,見到崖邊野花的怦然心動,見到妹妹為她冒險摘花的驚喜與自責,見到崖險的害怕,尤其是拋野藤拉妹妹的復雜而矛盾的心理。哈丹將壯劇動作元素融會貫通,現于外形,虛擬逼真,變化有律,不但惟妙惟肖地反映了當時崖險與人險的情境,而且還活靈活現地表現出俏來一波三折的心理與情感,把壯劇虛擬化的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

    哈丹表演藝術的高超得益于她戲路寬廣,功夫深厚。她十分熱愛戲曲,從小得到戲曲家父母的悉心教育和長期熏陶,長大后又接受系統的科班教育。進入戲曲界26年來,她先后主演了壯劇《玉佩之謎》的女警察、《冤家路窄》的農民工妻子、《天上的戀曲》的朱靈、《花好月圓》的城管隊員、《投江》的錢玉蓮、《邕州阿姆》的彩霞、《馮子材》的青鳳、《我家住在銅鼓嶺》的田桂花等重要角色,成功塑造出不同的藝術形象并且斬獲不少表演獎。這樣的從藝經歷,不斷拓寬了她的戲曲表演道路,增強了她的表演能力,積累了豐富的創作經驗,打下了堅實的藝術基礎。所以,她在《牽云崖》中能夠一人演二角,并且細膩真切地表現人物內心世界,塑造鮮活的俏來與達蓮,把自己的表演水平提到新的高度,跨入新的境界。

    (作者系廣西社會科學院文化研究所副所長、廣西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教授)

     

分享到:
福建快三昨天走势 查福彩3d开机号和试机号 3d单挑一注今天的 上海快三开售时间 2017全国小姐资料zip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12手机版 KJ380开奖资料网站 安徽福利快3最新开奖结果 韩国快三走势图下载 品特轩2019开奖结果